行业资讯
首页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更严、更高、更强

发布时间:2022-09-15  |  点击率:

  近年来,支付服务市场快速发展,创新层出不穷,风险复杂多变,机构退出和处置面临新的要求,由此,经内部征求两年左右的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正式问世。

  1月20日傍晚,人民银行网站下发《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从此前的部门规章升级为行政法规,其要求更严,标准更高,支付清算市场再次迎来强规范。

  严格要求持牌经营

  条例中则明确规定,筹建和开业是两步审批,并且只能在收到支付业务许可证后再办理营业执照,也就是俗称的“先证后照”。并强调,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或者变相从事支付业务。不从事支付业务的,任何单位不得在单位名称中使用“支付”字样。这条要求,将进一步规范支付行业“无牌裸奔”乱象。

  严格保护用户信息

  《条例》指出非银行支付机构需严格按照授权规则收集、使用用户信息,不得将用户授权或者同意其将用户信息用于营销、对外提供等作为与用户建立业务关系的先决条件;非银行支付机构与其关联公司在共享用户信息时,应当确保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并经用户明示同意,防止用户信息被不当使用。

  此外,《条例》还指出非银行支付机构应当按照支付业务许可证载明的范围从事支付业务,不得从事或者变相从事授信活动,这则条文强调了保护用户隐私和数据管理的重要性,结合《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将支付及消费等数据纳入信用信息及征信范畴,互联网平台与金融机构合作开展助贷业务时或需面临一定的模式调整。

  实缴资本门槛更高

  《条例》对非银行支付机构注册资本划定了门槛,要求最低注资限额为1亿元人民币,且为实缴资本。非银行支付机构的股东应当以其自有资金出资,不得以委托资金、债务资金等非自有资金出资。这条对不少中小型支付机构提出了挑战。据了解,如合利宝、卡友等五家支付机构的实缴资本为1亿元,卡到红线。而一些小机构,如深圳裕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元,江苏鸿兴达邮政商务资讯有限公司实缴资本5000万元,距离1亿元的实缴资本金门槛还有很大差距。

  企业高管要求更高

  《条例》中取消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中关于任职资格描述为“有5名以上熟悉支付业务的高级管理人员”的人数的显示,新增了熟悉法律法规的要求,符合强监管的趋势,对于管理层提出了更高要求。其实按照类似文件的读法,要求高管熟悉相关法律法规,那就是说很多高管都不熟悉法律法规。作为强监管的行业,如果连高管都不熟悉法律法规,那开展业务的合规程度也可想而知。

  强化反垄断

  《条例》强调,若非银行支付机构未遵循安全、高效、诚信和公平竞争原则,严重影响支付服务市场健康发展,央行可以向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建议采取停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停止实施集中、按照支付业务类型拆分非银行支付机构等措施。根据《条例》,存在“一个非银行支付机构在非银行支付服务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三分之一”等情形的,人民银行可以商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对其采取约谈等措施进行预警。存在“一个非银行支付机构在全国电子支付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等情形的,人民银行可以商请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审查非银行支付机构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这是第一次出现对于支付市场垄断的界定,以及明确的发起预警和审查的标准。

  从目前非银支付市场来看,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了监管规定的三分之二标准线,或将面临反垄断执法审查、按照支付业务类型拆分非银行支付机构等监管措施。

  重新划分支付业务

  《条例》拟规定按照“从事储值账户运营业务”与“从事支付交易处理业务”两项业务对支付机构进行重新分类。央行在条例的起草说明中表示,遵循公平竞争、实质重于形式、普惠金融的核心监管原则,按照业务实质确定支付业务新的分类方式。即,按照资金和信息两个维度,根据是否开立账户(提供预付价值)、是否具备存款类机构特征,将支付业务重新划分为储值账户运营业务和支付交易处理业务两类,以适应技术和业务创新需要,有效防止监管套利和监管空白。央行拟规定根据两类业务的支付机构风险程度的不同,分类确定其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以及注册资本与业务规模的比例要求。新规中的分类更贴近现实,更科学,更靠近国际惯例。

  新的条例是结合最新的支付市场情况、整合归纳之前的监管文件而制定的,一般情况下,正式稿不太会有大的变动。条例背后体现的是严格管理支付行业、精准管理机构、防止市场垄断的思路。可以预见,在未来一年里,支付行业将迎来一波密集调整期。

请扫码支付后继续观看